中兴之后华为再遇阻?倪光南:CPU自主可控有三大要素
2018-04-28 12:36:20
  • 0
  • 1
  • 7

作者:孙永杰 

来源:通信世界

昨日,据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美国司法部又开始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对伊朗贸易的制裁规定,目前还不清楚司法部调查的进展和当局的具体指控,华为发言人未予以置评。

尽管消息很短,但借着这几日中美贸易摩擦之火也迅速在网络上蔓延和发酵。

贸易摩擦,缺“芯”是致命伤

尽管中国企业受美国贸易制裁事件引起巨大关注和舆论热议,但不能否认,除了政治及经济的因素,与中国企业当下核心竞争力,尤其是支撑产业发展的基础芯片产业缺失和落后有很大关系。

目前中国ICT大型企业的手机、平板等消费类电子产品以及电信设备在国际市场销售量一直上涨,其中电信设备占营收以及相关服务占很大比例,而消费类电子产品也不断扩大市场。 遭受美国制裁如若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中国企业无论在通信设备还是手机产品等方面,都将面临断炊的危机,通信设备虽可能在零组件取得一部份中国本地供货商的支持,但缓不济急;而在手机产品上,由于往后就无法拿到来自谷歌的安卓系统授权,这意味着中兴手机不只是无法进入美国市场,而是连其他市场都无法进入。

未来加大芯片产业投资是必然

芯片强则产业强,芯片兴则经济兴,没有芯片就没有安全。意识到“芯痛”容易,真正解决问题却需要周密的顶层设计和实际行动。

此前的《中国制造2025》已着重指出,着力提升集成电路设计水平,不断丰富知识产权(IP)核和设计工具,突破关系国家信息与网络安全及电子整机产业发展的核心通用芯片,提升国产芯片的应用适配能力。同时,国家将“核高基(核心电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)”和“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与成套工艺”列为国家重大科技专项,带动各家科研机构和企业集中攻克难题。此外,国家还推出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,目前已经出资600多亿元,各地也纷纷出台配套政策,发展独立自主的“中国芯”。

根据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》,到2020年,集成电路产业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,全行业销售收入年均增速超过20%,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大幅增强。移动智能终端、网络通信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大数据等重点领域集成电路设计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产业生态体系初步形成。

众所周知,十八大以来,国家领导在多个场合都曾强调过科技创新的重要性,并多次提到要掌握核心技术,并指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,而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,只有自力更生。这些话语在今天看来,非常具有针对性和前瞻性。

倪光南:CPU自主可控有三要素

日前在“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自主安全创新论坛”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发布了CPU自主可控“核心三要素”内容。是否实现CPU真正自主可控主要聚焦三点:首先是CPU研制单位是否符合安全保密要求;其次是CPU指令系统是否可持续自主发展;最后是CPU核心源代码是否是自己编写。

这三点是CPU是否自主可控最核心的评判标准,同时满足这三点,就代表符合自主可控CPU要求,不能同时满足,就代表不是完全自主可控甚至是完全不自主可控。

对此,有评论认为,“核心三要素”的发布,让CPU自主可控有了评判的准绳。

与此同时,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(CCF YOCSEF)再其“生存还是死亡,面对禁‘芯’,中国的高技术产业怎么办?”的特别论坛上发出了呼声。

“芯片的研发和生产水平反映的是国家整体的科技水平。可怕的不在于差距,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掌握主动权。”参加该论坛的中国工程院院士、CCF名誉理事长李国杰反复强调,追赶需要时间,但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不是没有希望。而呼吁最多的是,中国对于自主研发元器件的推广利用力度还应进一步加大,要给国产芯片试用和迭代的机会。

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李国杰、龙芯处理器负责人胡伟武,中国计算机学会(CCF)秘书长杜子德等均在发言中表达了这一观点。

此次事件或将一定程度上倒逼我国企业采用国产化的芯片和技术,5G建设给我国的通信公司赶超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有利的赛道。同时国家大基金瞄准的关键基础环节就包括核心基础元器件、先进基础工艺、关键电子材料和专用设备等,这些都将有助于我国基础元器件行业的发展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